灵台信息港

本站域名及网站出售或其他广告合作事宜请联系QQ:1987204437

M.J

林心如称进入新阶段:想到要去拍戏 宁愿在家洗碗

“还珠”三美

一夜成名对于林心如来说是件幸运的事情,却也让她付出百倍的努力去超越自己。从演员到制片人再到出品人,从单身到妻子再到妈妈,林心如说自己并不是一个有规划的人,“我身上发生的事情,都是发生了之后,被推动着往前走的。”面对质疑,林心如看得很清楚,“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既然不能决定别人说什么,那么就尽力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可以了。”而面对不公的待遇,“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不能太姑息或是纵容一些事”。

“还珠”成名

我不是“紫薇” 你们都被蒙了

很多人对林心如的第一印象就是“紫薇”,“其实大家都被这个角色蒙蔽了,我根本就是个男孩性格。我们家就没有女孩,凑巧邻居家也都是男孩,我就是孩子王,大家都会听我的,是那种会在学校欺负男生的人。”曾经林心如的一个男生朋友对她说:“你怎么跟电视上不一样啊?那么凶,讲话那么大声。”林心如很无奈:“戏剧是戏剧,生活是生活。”

在《还珠格格》红遍亚洲的时候,林心如还只是一个新人,彼时的她还没有充分体会到演戏的乐趣。

一夜爆红之后,工作邀约不断。“新人嘛,不会放弃任何机会,所以那个时候一年中有七八个月都在大陆工作。”也是在之后的拍摄中,林心如才开了窍。“《还珠格格》就不说了,那个时候还小,拍《鹿鼎记》时,基本就是在玩乐,因为那个角色(饰建宁公主)很像我的个性,所以过程很过瘾。我真正知道该怎么去演则是在拍《半生缘》的时候,有时候我会根据自己瞬间的爆发和情绪加一些东西进去,可以看到对戏的演员眼神中的错愕,那个感觉很爽。”

其实《还珠格格》之后,林心如一直期待着能有新的突破。“它太深入人心了,而且一直在不停地重播,大家好容易快淡忘了,到假期了又重播了。但我并不觉得自己被‘紫薇’束缚,因为毕竟这也是我塑造出来的人物。”

挑战制片人

做演员太被动 不想总是被选择

“我是水瓶座嘛,就喜欢尝试新鲜不同的东西,喜欢多一些挑战。”

2009年,林心如工作室成立,她当起了自己的老板。两年后,林心如首次担当制作人并主演的电视剧《倾世皇妃》开播,最高收视率达3.47,位居同时段全国省级收视排名第一。又隔了两年,林心如担当制作人并主演的电视剧《16个夏天》获得金钟奖戏剧节目奖。

“以前,我一直觉得演员是一个很被动的角色,一直在等别人给你剧本,比如我今年上半年不想休息,那我就从好多剧本里面选一个还不错的。但这可能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不想让这段时间空白。如果是我自己制作,则会有更多的选择权,找我喜欢的演员、编剧和导演来合作,做一个我真正喜欢的作品。”

林心如说她是个没有太多规划的人,“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很多都是发生后,被推动着往前走的。”刚开始做制片人时,她每天都面临着各种琐碎的问题,很多细节都需要她去解决。“生活里我是个不爱操心的人,喜欢放空。但是在工作上我会非常认真,要把有限的精力用在对的点上。”

总是“被骗”

喝臭水、跟公鸡拜堂 其实特抗拒惊悚片

在成为制作人后,每一次在大银幕看到林心如,都会让人好奇,她什么时候喜欢上了惊悚片。

“我其实很胆小的,因为做这行总要在外边住,以前都不看恐怖片的。”那时,导演叶伟民找到林心如,邀她出演电影《绣花鞋》,但被她拒绝了。“导演就开导我说这都是心魔,而且确实剧本不错,我就接了。也算是小兵立大功,因为成本很低,票房收入还不错。”

但拍恐怖片的辛苦,却让林心如一直记在心里。《绣花鞋》中,有段跳到臭水沟里的戏份。“我本身有洁癖,那个臭水沟是当地人洗鸡鸭鱼、洗衣服、倒垃圾的地方。”河沟底下全是淤泥,剧组提前搭好高台,需要林心如和其他演员一同跳到水里,还要边喊救命边表现出溺水的感觉,“我连喝了好几口臭水,拍完我就去我的车上洗了五遍澡,回到酒店又洗了五遍,但还是觉得身上有臭水沟的味道。”

所以,到了第二年,当文隽[微博]和叶伟民再次找到林心如,邀请她出演《京城81号》时,她又一次拒绝了。“我说拍你的戏我都活不过半年。导演只好跟我说这次没有浸猪笼、也不跳水、不辛苦,最后一看是跟公鸡拜堂、睡棺材。”其实,林心如对这些是很忌讳的,但接都接了,也要好好拍完。

消失的那几年

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发现微波炉都不会用

早年间,林心如曾经消失过一段时间,“那段去纽约游学的时光,对于我来说非常快乐,让我想起了已经被我忘记、或者说是不曾有过的正常人的生活。”

正常人的生活,这听起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好像再平常不过,但对于从毕业就开始进入演艺圈的林心如来说,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你可能不会相信,我连微波炉都不会用。热点吃的,都不知道该按哪一个键定时间。还有洗衣服,去自助洗衣的地方洗,看了好久都不会用,只能叫同学教我。”

“放下”的生活让林心如明白,“任何人最后还是要回归自己,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让自己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纽约归来,林心如一年拍了四部戏。“那个时候年轻,现在不行了,现在休息三四个月,想到明天要去拍戏,宁愿在家里洗碗。但不是因为不热爱工作了,而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所以更希望保证质量,而不是追求数量。”

面对不公的待遇不该太纵容

与霍建华走到一起后,关于二人的感情生活总会看到一些来自网友的猜测,“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既然不能决定别人说什么,那么就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我觉得朋友的陪伴很重要,我回台湾的时候都会和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出去喝喝咖啡聊聊天,她们一直陪伴温暖着我所以不会感到委屈。”

而就在不久前,林心如参演的新片也引发了一些争议,对于遭遇不公的待遇,她说,“遇到不公正的时候要看这件事是否合理,我觉得该处理的还是要处理,不能太姑息或是纵容一些事,有些确实不必要理会,但有时还是要正视这样的问题,我想这样的问题,只要是公众人物都容易遇到。”

演员

2005年的时候,林心如突然找不到工作的乐趣了,“感觉演员就是在例行公事,很多角色我一看就知道怎么演观众会喜欢,导演会满意,哪一刻掉眼泪能博取同情。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机器人,再难找到创作的欲望。”直到做过制片人和出品人后,她再次找回了做演员的幸福感,“每天准时到现场,时间到了下班回家。演员就是很纯粹的可以把精力放在表演上面,可以带来很多动力。”

制片人

做制片人,让林心如越来越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以前拍摄的那些机器叫什么,还有那些流水账,我是真的看不懂。每天还有那些一块、几块的票得签,我觉得好琐碎。到后来还要看每个月的报表和总账,但每一次都是学习的过程。”

出品人

虽然每次都是硬着头皮去拍惊悚片,但其收获的高票房,也被林心如看在眼里。到了《魔宫魅影》,林心如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出品人的一栏中,“其实就是出钱的。”这部戏,林心如投的是自己的钱,“首先是对电影有信心,其次就是投资本身就有成败,做任何事情都是,也是尝试一下。”

妻子和母亲

进入了人生的新阶段,林心如也更懂得如何平衡自己的新身份,“作为妻子或母亲是需要去照顾家人的,我爱他们,他们也爱着我,这会让我在工作时有了寄托。我现在不会把工作排得很满,会好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但工作永远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是水瓶座嘛,很喜欢工作带来的快感和存在感。”

新鲜问答

新京报:听说,之前怀孕时候完全无防护地拍了一场下跪以及被家暴的戏,为什么要这么拼?

林心如:这是工作,不管是在什么时期,都要用最好的状态去完成。我工作,家里人都很支持,他们也知道我一定是在自己的能力和体力负荷范围内去完成这些事情的。

新京报:总是被人提起《还珠格格》,内心会不会觉得“又来了”?

林心如:还好啦,有时候看到一些自己年代久远的照片真的挺好笑的,因为那个时候婴儿肥还蛮严重的。

新京报:曾经采访中说自己没什么耐心,尤其是带小孩做家务方面。现在有了自己的宝宝,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林心如:其实是每天都被磨出一点耐心来。最大的变化可能是,更爱这个世界了。

新京报:上次来北京参加发布会,据说都是当天往返台北的,所以超过多久见不到宝宝是极限?

林心如:目前最久就是三天两夜吧。

新京报:生完宝宝后的瘦身秘诀是什么,尤其是肚子。

林心如:还是要从饮食开始吧,吃一些清淡的,别太油腻,做一些少量的运动。瘦肚子的秘诀我也一直在寻觅,这个还是需要时间的。

新京报:大婚时“还珠重聚”成了不少人的回忆杀,会经常和赵薇、范冰冰联系吗?

林心如:会有电话联系。

新京报:霍建华工作也很忙,平时会打视频或者送礼物吗?

林心如:就打电话啦。

9 + 5 =

回到顶部
bwin官网 娱乐城 扎金花